×
出国看病|海外就医|试管婴儿|香港HPV疫苗|香港体检预约【维港健康官网】

这一发现为改善卵巢癌治疗铺平了道路

发表于 2018-09-29

澳大利亚科学家发现了一种更好的方法来确定哪些患者应该对一种叫做PARP抑制剂(PARPi)的强效卵巢癌药物产生反应,从而解决了卵巢癌治疗中的一个重要问题,即为什么有些患者对这些药物没有反应。

这些发现增加了一个重要的“检查表”,帮助卵巢癌患者找到正确的治疗方法。能够提供有针对性的治疗对患者存活率至关重要,在过去30年里,生存率几乎没有改善。

这项研究由克莱尔·斯科特教授、奥尔加·康德拉索娃博士、马修·韦克菲尔德博士和沃尔特·伊丽莎·霍尔研究所的莫尼克·托普博士领导,今天发表在《自然通讯》杂志上。与奥利维亚·牛顿-约翰癌症研究所和拉特罗布大学医学院副教授亚历山大·多布罗维克合作。

斯科特教授说,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只有当癌症的DNA修复过程没有正常运作时,PARPi才能发挥作用。

过去20年里,人们一直认为,卵巢癌患者的BRCA1基因被“沉默”(或甲基化),他们的DNA修复有缺陷,因此是PARPi治疗的好选择。

“但令人困惑的是,我们无法预测这些药物对哪些病人有效,”她说。

Kondrashova博士说,当研究人员在一些BRCA1甲基化癌症中发现了细微的差异时,“发现的时刻”到来了。这些细微而显著的表观遗传差异解释了为什么有些病人会对药物产生反应,而有些则不会。

“突然间,很明显,小组中的所有病人都不能以同样的方式治疗。我们发现,一些患者的BRCA1甲基化可能“不完全”,并不是所有的基因拷贝都“关闭”。

她说:“事实证明,不完全的甲基化并不足以导致癌细胞中有缺陷的DNA修复,这就解释了为什么PARPi不能对这些患者有效。”

“与此同时,在癌症中具有‘完全’BRCA1甲基化的那组人对PARPi的反应,向我们证实了这种治疗不应该被忽视,”康德拉索娃博士说。

斯科特教授说,这些发现是高质量数据集和复杂的实验室模型的结果,这些模型被称为“患者衍生异种移植”(PDX模型)。

“PDX模型很强大,因为它们模拟了癌症发展关键阶段人类肿瘤的复杂性。

她说:“我们的模型是用皇家妇女医院、皇家墨尔本医院和彼得麦克医院的患者在癌症诊断时、治疗前和治疗后捐赠的癌变组织制成的。”

“就像‘及时拍照’一样,PDX模型让我们能够准确地追踪每个患者的癌症变化或对治疗的反应。”这种方法的成功表明,长期、详细的分析对于提供更好的病人护理是无价的。

斯科特教授说,了解PARPi耐药的各种原因对于开发更好、更个性化的病人护理至关重要。

“卵巢癌治疗没有‘一刀切’的方法。我们需要在理解上继续取得这些进展,这样我们才能更好地为患者提供正确的癌症治疗方案,”她说。

肿瘤晚期新希望,免疫疗法PD-1/PD-L1免疫治疗新突破。Opdivo、Keytruda、Tecentriq、Bavencio、Imfinzi等PD-1/PD-L1药物以及CTLA-4药物Yervoy,目前已经适用于多种重症治疗,包含非小细胞肺癌、霍奇金淋巴瘤、头颈癌、结肠癌、尿路上皮癌等。更多癌症治疗PD-1/PD-L1抑制剂资讯在线咨询维港健康。

推荐阅读:你是癌症风险基因携带者吗?

咨询电话:4006004371
在线预约